爱奇艺抖音握手言和短视频二创“回血”

距离去年6月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长视频三巨头(爱优腾)集体炮轰短视频平台过去没多久,长视频与短视频就达成了合作协议。7月19日,与推广等方面展开探索。根据公告,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等平台用户都可以对爱奇艺授权的长视频内容进行解说、混剪等形式的二创,包括“迷雾剧场”为代表的爱奇艺自制独播剧。

事实上,自今年年初以来,长视频平台和短视频平台之间达成合作的消息就已见端倪。3月中旬,抖音对外宣布与搜狐就二次创作达成合作,未来双方将在新剧宣传推广上,继续开展创意营销或视频征集等合作。6月30日,快手也宣布与乐视视频的独家自制内容达成二创相关合作协议。有知情人士称,前不久在快手官方二创活动中发现腾讯部分独家剧也出现在二创片单中,就当外界猜测腾讯与快手是否也在谋划着新的合作方式时,腾讯视频官方出了否定答案。

通过短视频与长视频一次次交手,能看出过去长短视频版权之争的焦点“影视二创”将要合规化,曾经的”对手”们正逐渐走向合作共赢。果然,商业的世界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近几年,短视频成为人们生活娱乐的必需品,虽然长视频与短视频的战争闹得沸沸扬扬,但在大众看来,双方终有一天会和解,此次牵手也在意料之内。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评价与抖音的合作时,也提到了版权的问题。他认为,这次合作是双方在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探索合作双赢上迈出的重要一步,具有里程碑意义。抖音集团CEO张楠也表示,抖音一直都非常尊重知识产权,并积极寻求与长视频平台更好的合作。

在外界看来,此次合作似乎抖音获利更大,可事实上爱奇艺的获利要远胜于抖音。抖音对于影视内容最大的优势在于曝光量,抖音可以帮助影视内容前期宣传、中后期发酵提供大面积曝光量,毕竟抖音如今日活量在6~7亿左右,在长短视频版权宣战之前,抖音早已成为影视内容重要的宣发平台。比如,《一闪一闪亮星星》播出期间,一句“张万森,下雪了”引发了无数用户进行相关创作,形成了短视频热梗,《一闪一闪亮星星》最后正片有效播放破4亿,分账票房破6800万,成爱奇艺史上热度最高分账剧。再比如,《长津湖》上映期间,其官方抖音账号粉丝量增长到264万,抖音视频单条播放量破亿,点赞最高超过了300多万,“长津湖”线亿次。如此大的浏览量,可见抖音对影视内容的宣传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其实,抖音之前早就越过爱奇艺等播出平台,与上游的影视制作公司达成了许多内容宣发上的合作,合作对象包括万达影视、光线影业、阿里影业、新丽电影、英皇电影等主流公司。这也就意味着,抖音这次是有备而来。

那么具体怎么二创?据北京商报了解到,爱奇艺和抖音就单条二创短视频对正片内容的引用,做了时长上的约定,并且合作明确约定由双方官方运营账号和爱奇艺授权运营的创作者账号对授权内容进行拆条传播。而用户也可以从抖音的二创短视频片段下方直接点击链接,跳转到爱奇艺站内直接观看正片。不过具体合作的片单,一部剧究竟可拆分多少条短视频,每条短视频时长是多少等这些细节双方都还未曾透露。不过可预见的是,抖音与爱奇艺的合作丰富了抖音的内容素材库,而爱奇艺品的作品在抖音的加持下也得到了更大的曝光量,这样一看,此次的的合作也是双赢的局面。

长短视频之争,始于流量争夺。短视频的异军突起,让抖音和快手都受到了大量的关注度,从个体到媒体,甚至让一波人迎着风口开启了自己的创业。各大互联网平台也纷纷试水短视频领域,腾讯重启“微视”,百度推出“好看视频”,奇艺推出的“随刻”,归根揭底是为了抢占流量市场。

长视频平台流量受到短视频的挤压,短视频追剧、短视频追电影也成为一部分人影视观影习惯。2020年短视频日活跃量达到了6亿,而长视频平台这边,从2020年开始爱奇艺出现了连续三季度的会员数下滑,2021年开始腾讯视频会员数也开始原地踏步。

2021年4月,世界知识产权保护日前夕,70多家影视传媒单位,腾讯视频、优酷、爱奇艺、芒果TV等长视频平台,以及500多位艺人联合发声,反对网络短视频的侵权行为,长短视频之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站在平台的角度上来说,其实并不难理解,长视频平台每年投入数百亿资金用于影视内容创作,而短视频则用现成的内容剪辑一下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不过随着时间发展,互联网平台的用户增长迎来瓶颈期,据《2021年移动互联网行业观察》显示,短视频月活用户与渗透率增量逐渐见顶,2021年9月行业新增人数降至3.23亿,对比2020年10月下降20.1%。以抖音快手为主的短视频行业增速已经放缓、进入存量竞争时代。无论是长视频还是短视频,用户池和内容逻辑迟早都会触及天花板,双方合作是必然的事情。

抖音爱奇艺的高调合作,无疑是长短视频的一次标志性的事件。对于抖音而言,通过此次合作,旗下平台达人在进行二次创作时,就可以适度摆脱版权的枷锁,助推爆款作品的产生,丰富视频平台的内容。于爱奇艺而言,通过此次合作,可以扩展长视频宣发阵地,盘活现有IP库存,增加版权收入。这是开端,也是视频领域融合发展的里程碑。这也让外界对于长短视频“大和解”充满期待。

过去十余年间,受股东利益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中国互联网阵营化趋势明显,大家都想把内容和流量留在自己的城池中。一方面,电商、直播、视频、社交等产业界定不再明显化,互联网行业更是开展了强有力的抱团“拆墙”行动,助力产业创新和发展。另一方面,监管叠加升级,以头部企业阿里巴巴、腾讯、抖音为代表的互联网行业成为重点监察对象,单打独斗变得越来越难。

十年前爱优腾为抢占内容市场争得你死我活,欠下巨额债务,十年后又因内容版权问题抱团痛批短视频。如今,大家都摒弃争议和偏见,以更开放的态度走在握手言和的道路上,在一次又一次能屈能伸的背后,是长短视频平台们对流量和用户的焦虑。只有大家相互协作相互监督,才能使用户池子变大,流量成本降低,从而获取更高的利益,让互联网产业更好的进入一个可持续发展状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